真正走進新課程,原來那么不容易
              當前位置:教改動態  作者:王建軍  來源:本站原創  時間:2011-01-14  點擊:

              我省普通高中實行新課程改革,已經有三個年頭了。究竟在改革的“第一線” —學校的課堂教學是一種什么情況呢?筆者一年來的聽課實踐形成的直接印象是:前景似乎光明,現狀不容樂觀!聽評課過程中的觀察體驗以及課后與教師們的交流討論,使我深深感到,真正走進新課程,在課堂教學層面上,存在多個“不容易”。

              1.在教學觀念層面上,讓教師的觀念轉到“相信學生,依靠學生”,不容易。大家都知道新課程的核心理念是“以人為本”。 《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強調指出,要把育人為本作為教育工作的根本要求!耙詫W生為主體,以教師為主導,充分發揮學生的主動性,把促進學生健康成長作為學校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課堂教學是學校的中心工作,同樣是教師最重要的工作,其出發點和落腳點理所當然是“促進學生的健康成長”。怎樣才能“促進學生的健康成長”呢?當然應該是“以學生為主體,以教師為主導,充分發揮學生的主動性”,關心每個學生,促進每個學生主動地、生動活潑地發展;尊重教育規律和學生身心發展規律,為每個學生提供適合的教育。而我們現在的課堂呢?多數還是教師的“舞臺”,學生的“看臺”。教師總是不相信學生的學習能力和創造潛能,言談中也常常能聽到教師會這樣說,“學生就是因為不會才來學校學習的,老師講了的還不會,老師不講學生能學會?”由于存在“老師不講學生就學不懂學不會”的觀念,教師“主宰”課堂的 “積重難返” 情況就不足為奇了。

              2.在教學設計上,能夠設計出既符合教材特點又適合學情的學習方案,不容易。我們舉一個教學案例來看看。高中化學必修2的“化學反應的速率與限度”一節的“影響化學反應速率的因素”一部分內容,本來教材的重點是讓學生通過實驗理解溫度、催化劑對反應速率的影響,而反應物顆粒的大小、反應物相互接觸面積大小、反應物濃度對反應速率的影響屬于了解層次的要求。一位教師在執教這節內容時,除了演示過氧化氫溶液在不同溫度下的分解比較、有無催化劑的比較外,竟然把硫代硫酸鈉溶液與稀硫酸的反應(教材根本沒有提及),設計了四種不同濃度下的速率的測試比較,結果搞得學生有點不知所措,費力不討好,對學生理解應該學好的內容造成負面影響。其效果差的根本原因就是教學設計既超越了教材的要求,又脫離了學生的學習實際。那種把“選修”的內容前移到“必修”部分來“拓寬加深”的現象,把新教材已刪除而舊教材有的內容還拿來“精雕細刻”的現象,并不少見。還有,隨意性替代現象也比較普遍。如物理、化學、生物科目中的“探究”部分,按教材意圖是由學生在教師的組織下進行自主實驗、自主探究,不少這樣的“探究”被教師的多媒體課件替代;一些課本中的“學與問”、“思考與交流”欄目,教材意圖應該是由學生獨立自學或經小組討論后,有不懂的問題提出來再由教師講解,也被教師的“透徹的講解”所替代;學生閱讀課本的功能被做“教輔”的習題所替代,等等。這明顯地與新課程理念不相符合但卻在教學實際中大行其道,足見真正走進新課程的不容易。

              3.在課堂操作層面上,要讓教師做到“先讓學生自主學習然后教”,不容易。好多教師心里只裝著“進度”,眼里只看到教材和教參,上課伊始就滔滔的講開了,有的在知識回顧環節也是教師“復述”而學生最多只是“嗯” “哦”式地為教師當“講托”。洋思中學、東廬中學、杜郎口中學的教改經驗最核心的一條就是先讓學生自主地學,教在學之后,以學定教。有的教師總是認為學生自學費時費力,難以完成進度,不如由教師講省時而見效。即使在公開課上試行“先學后教”,常態課也總要回到老路上去。那些在全校范圍內強力推行課堂教學改革措施的學校,確實需要下一番決心下一番功夫的,也確實值得敬佩的。

              4.在教師的講授層面上,讓教師做到“不該講的不講”,不容易。觀察課堂會發現,有相當多的教師課上講得頭頭是道,詳細入微,實際上有相當多的是屬于“正確的廢話”。這樣的課例比比皆是。例如,有位物理教師在上“行星的運動”一節課時,在“日心說”與“地心說”的要點、斗爭和代表人物的介紹上花了好長時間,而且還做了多媒體課件播放了兩種學說代表人物的簡介視頻。而到了“開普勒行星運動定律”的教學時卻顯得倉促。其實課本上本節后面的小字教材“科學足跡”專門介紹了兩種學說的斗爭概況,屬于“了解”層次,讓學生快速瀏覽一遍即可,根本沒必要去作過多介紹,而應該把重點放在引導學生理解把握開普勒三定律上。在次要問題上糾纏不休,在學生一看就能懂的內容上不厭其煩地講解,這仍然是當前課堂效率低下的一個重要原因。新課程提倡啟發式、探究式、討論式、參與式教學,并不排斥教師的講,不該講的堅決不講,該講的要講得精辟透徹,講要留給學生豁然開朗的感覺。

              5.在評價學生的課堂發言時,讓教師做到讓學生把話說完再評價,不容易。好多情況下,課堂上教師也會提出問題讓學生思考回答,但往往不等學生把話說完,教師就插話或者干脆接走話題由自己講了。形式上看,問題是“順利”地“解決”了,但回答問題的學生就顯得很尷尬,話語權被老師剝奪了。還有的教師是一發現發言的學生有說錯的地方,馬上就打斷學生的發言進行評價,常常是鼓勵性語言少批評性語言多,弄得學生左右為難。難怪有的教師抱怨說“讓學生討論很難進行”,長期的越俎代庖、長期的壓制學生發言,已經把學生的熱情澆滅了,課堂上舉手發言的學生寥寥無幾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有人提出教育要有“慢”的功夫,要有耐性,要給學生以更多的期待的時間,那種急功近利的做法不利于學生的發展。

              6.在作業習題布置上,要讓教師做到“少而精”,不容易。不少教師認為,高考仍然是評價學校和教師的重要標尺,盡管現在高考成績不向學校和社會公布,但考生的家長都知道自己的孩子在所在學校的學習情況以及學校的教學與管理現狀,總會在一定區域內對各所普通高中形成社會性評價,這往往會成為當年“中考”后填報高中志愿的重要依據。所以,“升學率”仍然是學校、教師心頭難解的“情結”。相當多的教師認為高的“升學率”離不開平時的“多練”。于是,作業“多多益善”,除了課本上的習題外,“補充作業”或使用某種“練習冊”來加大學生的“練習量”是家常便飯。學生除了上課外盡把時間用在做作業上面,哪有時間去按照自己的興趣去做想做的事呢?其實,作業并不是越多越好,“題海戰術”可以一時湊效,但卻對學生的學習興趣、創新意識和學習積極性是毀滅性的打擊。只有適量而適當的練習才是有效的練習。如果一位教師因布置作業多而引起學生的反感,他的教學成績還會有保障嗎?

              郵編:034000,電話13835010010

              南方彩票